他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直言,“现在折叠屏手机的状态还像一个翻盖手机,而且是为了折叠而折叠,除了视觉上的震撼,可能并没有帮助用户多处理信息”。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在这项制度实施之初就预料到了未来会面临资金归集缓慢的情况。